首页 >> 在手机上出书>> 读一本书丨别人的26岁能出书你的26岁在干嘛手机搜狐网

首页

文化

读一本书丨别人的26岁能出书,你的26岁在干嘛?

在之前的读书栏目里,优画君为大家分享了

日本作家高阶秀尔《看名画的眼睛》

如果有同学认真读了,那么恭喜你

你的半条腿跨进了西方经典艺术圈

今天的这本书呢,是一位著名翻译家

在他26岁时候,写出来的书

(没错,就是26岁,就是翻译家)

这本书,用另一种方式

对西方古典名画做了解析

这位26岁的作者

就是大名鼎鼎的傅雷

提到傅雷的时候,

可能更多的人会想到

让人潸然泪下的《傅雷家书》

或者是他把巴尔扎克翻译进了中国

其实,傅雷在文学艺术上也有很高的造诣

不同于《看名画的眼睛》

傅雷的《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

更像一本美育书籍

他从主观出发

把音乐、绘画、雕塑、诗歌融为一体

看这本书的时候

就仿佛傅雷在你的眼前

缓缓的打开了自己上课准备的PPT

为什么是上课?

因为《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的前身

就是他在1931年

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教授美术史课时

准备的讲稿

人家的讲稿都能出书....

他谈论乔托与阿西西的圣方济各

说这是“单纯而严肃的生命自白”

波提切利的时候

说他的画“妩媚且悲怆的心灵颤动”

米开朗基罗

米开朗琪罗

认为他有着“含蕴在人体内的痛与美”

谈到拉斐尔

感受到“蒙受着静谧的伟大和高贵”

苏格拉底说:美是难的

欣赏艺术其实从来没有标准

什么是“美”

从古希腊开始争论到现在的一个议题

永远不会有结论

所以,在傅雷这里

你也不会看到评判的标准

确实,如果一定要给艺术套一个框

那艺术也就不能称之为艺术了

拉斐尔《自画像》

我很喜欢傅雷对拉斐尔画作的描述

拉斐尔是个画圣像的一把手

他的画中,总能看到带有恬静微笑的、

红蓝白三色的圣母

和在她身边的耶稣

《美丽的女园丁》

傅雷从《美丽的女园丁》谈起

“很娇艳,也许有人会觉得

以富有高贵的情操的圣母题材

加上这种娇艳的名称,

未免冒渎神明的品格,

但自阿西西的圣方济各以来,

由大主教圣波拿文都拉的

关于神学的著作和乔托的壁画的宣传,

人们都已经惯于在耶稣的行述中,

看到他仁慈的、人的气息。

画家、诗人,往往把这些伟大的神秘剧,

缩成一幅亲切的、日常的图像。“

“可是拉斐尔,用一种风格和形式的美,

把这首充溢着妩媚与划归的基督教诗,

在简朴的古牧歌式的气氛中表现了。”

恬静不仅仅是整幅画给我们最大的感受

同时,这个抽象的概念还存在于

人物略微翘起的嘴角中、低垂的眼帘中

存在于神明的广大性之中

(局部)

背后那装饰背景,很多人可能会忽视

在傅雷这里,却给它们留下了很美的解释

“几条水平线,几座深绿色的山岗,

轻描淡写的;一条平静的河,

肥沃的、怡人的田畴,

疏朗的树,轻灵苗条的倩影;

近景,更散满着鲜花。

没有一张树叶在摇动。

天上几朵轻盈的白云,

映着温和的微光,

使一切事物都浴着爱娇的气韵。”

《索莉圣母》

他把拉斐尔与但丁的《神曲》联系在一起

从拉斐尔的画中的细节里

我们能感受到天国仙界中的平和与安静

不同于拉斐尔前期的《索莉圣母》

《美丽的女园丁》脸型更加圆润

眼内的光芒更加强烈

也给今后的《西斯廷圣母》奠定了基础

《西斯廷圣母》

画《西斯廷圣母》时

拉斐尔开始学着简洁、壮阔

不再“卖弄”他素描的才能

“一群坚劲的风吹动着圣母的衣裙,

宽大的衣褶在空中飘荡。”

“圣母与小耶稣的唇边都刻着悲哀的皱痕。

她抱着未来的救世主往世界走去。

圣西克斯图斯,一幅粗野的乡人相貌,

伸出手仿佛指着世界的疾苦;

圣女巴尔勃,低垂着眼睛,双手热烈地合十。”

“这是天国的后,

可也是安慰人间的神。

她的忧郁是哀念人类的悲苦。

两个依凭着的天使

更令这幕情景富有远离尘世的气息。”

他没有只沉溺在画中

还谈“西方多少女子,

在遭遇不幸的时候,曾经祈求圣母!”

“就是因为她们在绝望的时候,

相信这位超人间的慈母能够给予她们安慰,

增加她们患难奋斗的勇气。”

圣母不仅是圣母

更是很多人的精神支撑

傅雷在讲画的时候,永远倡导精神之美

这种精神之美体现在他的人文性上

体现在他艺术的融会贯通上

他不在意政治的条条框框

只在乎真诚、正直、刚强、毅力、信仰

他说:“真诚是第一把艺术的钥匙”

傅雷的《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

选择了具有代表性人和作品进行评述

以点带面,从艺术风格到品性人格

这本书不仅传播西方文化

还接触到哲学、文学、音乐、历史

更提供了美术史研究的方法论

这实践了他的观点:

“如果要向西方的文化、艺术有所借鉴

首先必须立足于理解。”

对于艺术,人生,傅雷这样说:

“先做人,其次做艺术家,

再次做音乐家,最后做钢琴家”

他不能算一个严格意义上的评论家

但是他绝对是一个杰出的鉴赏家

他用细腻的文字

带我们进入了诗情画意的艺术世界

有人通过这本书欣赏世界

有人通过这本书寻找本心

你通过这本书,又看到了什么呢?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