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在手机上出书>> 我们西和又有人出书了进来认识下吧……手机搜狐网

首页

文化

我们西和又有人出书了,进来认识下吧……

只为抹干母亲的眼泪

——散文集《借你一故乡》后记

文:刘长虹

步入社会10年了,执笔写作也七八年了,人也步入了而立之年。出这本集子,无非是想对自己多年创作作个小结,对逝去的青春作个交代。

这时候,该说点什么呢?

我想先从我的母亲说起。世上没无源之水。我写作,是为抹母亲眼角的泪水,让她嘴角再次浮现笑容。我的母亲原本是个很乐观的人,街坊邻里都称她“笑脸媳妇”。但自从父亲出车祸后,她就以泪洗面,脸上再也没了笑容。那时候,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考上大学,光宗耀祖,让母亲开心,让母亲笑起来。但偏偏事与愿违,高中三年下来,我最终并没考上大学。这样,母亲的脸上再添忧色,笑,成了母亲的奢侈。

难道我的书就这样白读了吗?难道母亲的辛苦就白费了吗?高考落榜后,我一直琢磨着想出一条道儿,来证明自己。那个假期,为排除心中苦恼,我除帮母亲干农活外,就是三天两头跑镇上租书看。书看多了,我心动了,我告诉母亲:“我要当作家,咱们村儿大学生都出好多个了,还没有作家,我要当第一个。”母亲听后,看着我,点点头,意思是知道了。

母亲之所以没有吃惊,是因为高中时的某次家长会上,班主任魏老师曾亲口告诉她,她的儿子在写作方面有一定才气。老实巴交的农民,最相信教书先生,我的母亲也不例外。

后来迫于生计,我孤身一人南下打工。到南方后,面对一天上班十几个小时的工厂生活,我不得不面对现实,丢掉梦想。

200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一本刊物上偶然看到周崇贤从打工仔到作家的经历时,我才觉得,自己的梦想再也耽搁不起了。

从那天起,不管上班多累,下班多晚,我都要坚持趴在光板床上,在工友们的呼噜声中,抓紧时间写几段肤浅文字。当时南方的打工杂志有好几家,《江门文艺》《打工族》《西江文艺》《西江月》等等,写好了,我就往这些杂志投。不知是真有点写作天赋还是走狗屎运,乱投一月后,我就砸中了《江门文艺》。当期刊物上市后,我在报刊亭买了三本,一本留着自己看,两本寄给了母亲,后来一本被母亲烧在了父亲坟头,另一本至今还保存着。我知道,这篇短文的发表母亲比我还高兴,只是不知当时她嘴角有没浮现笑容。

接下来我写作更勤奋了,《江门文艺》又相继发了我几篇稿件。但直到我投的一篇打工故事被编辑退回和我商榷修改时,我才知道一直帮助我发表的编辑叫雪月,这次来信中,她不仅指出我稿件的不足,还提醒我现在都是无纸化办公,很少有刊物用手写稿了。

要当作家怎么能只在一个刊物发表?雪月编辑的提醒,让我终于明白除《江门文艺》,别的刊物不用我稿件的原因。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压根就没条件用电脑,不光是电脑贵买不起,我一个打工的,有了电脑也没地方放——自己租房子一月要300多元,而我当时工资1000元不到,母亲身体又不好,家里处处都要用钱。因为这个原因,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再写作。

2010年,贵州文友罗运良跟我说,现在智能手机也可以写稿,好多文学爱好者都是这样写的。在他的指点下,我花400多元买了部山寨版的诺基亚手机。这部手机,一直陪伴我到2012年用上电脑后,才完成它的使命。这个“老家伙”到现在我还保留着,用它写下的文字少说也有20万字,我想,哪天若真写出了名,我就把它送进博物馆。

为进一步提高写作能力,我报读了河北当代文学院函授,在田浩等老师的帮助下,写作水平突飞猛进。尤其是进入2012年后,我写作进入井喷期,作品一发不可收拾,短短几年时间,就在《家庭》《故事会》《微型小说选刊》《感悟》《黄金时代》《小小说大世界》《小小说家》《广东党建》《江门文艺》《检察文学》《做人与处世》《中国电视报》《羊城晚报》等100多家刊物发表几百篇各类作品,并有200多篇作品获得各级文学大赛等级奖项。因为这些,我加入了甘肃省作协,也改变了工作环境,做起了文字工作,工作和梦想终于统一了。

说到工作,不得不感谢我的老领导彭炎堃老师。虽然无缘在他当年主编的《嘉应文学》发表自己的作品,但他对我的情分不是发表几篇作品就能替代的。你们领导支持你们写作吗?你们领导亲手帮你们修改作品吗?我的老领导彭老师就经常帮我修改作品,他总共帮我修改了多少,我记不清了,但估计加起来出本集子是够的。在文学路上,能碰到一个这样的良师实属人生一大幸事,在这个连文学爱好者都牛逼哄哄的写作圈子,又有哪个前辈能真正扶持新人呢?虽然让彭老师看作品,泼冷水的时候多,否定大于肯定,有时甚至很严厉,但批评过之后,他都会帮着修改,让我从中受益,这也是我写了作品喜欢求教他的主要原因。当然,在彭老师手下工作这段时间,自然是我写作成长最快的阶段。

常言道“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跋涉在文学路上,永远是离不开良师益友的相互帮衬的,在这本书出版之际,我除了感谢雪月编辑的启蒙、田浩老师的辅导、彭炎堃老师的教诲、文友罗运良的指点迷津外,还要感谢中山作协副主席谭功才老师百忙之中为此书作序,《演讲与口才》编辑吴奈、马边县委统战部纪检组组长许兵等师友为本书写评,以及《小小说大世界》副主编姚伟、陇南市作协副主席武诚、幽默作家汤礼春、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赵长发为本书写推荐语,还有文友张建卫为本书设计封面,当然还要感谢在本书出版过程给予帮助的其他师友,如:杨福喜、张勤光、王进明、钟瑞华、胡小卫、司长冬、周卫华、蒋玉巧、邹贤中……

不论是出本书还是干点别的什么,需要感激的人实在太多,但这本集子的出版,我最感激的还是我的父母,感谢他们给予我生命,感谢母亲供我读完了高中。在我眼里,只有他们才最有资格做这本集子的第一个读者,书出版后,我要先拿一本烧在父亲坟头,再拿一本给目不识丁的母亲摸摸、翻翻。至于我能不能成为作家,这本集子的出版能不能抹干母亲眼角的泪水,让她嘴角再次浮现笑容,我不知道。从步入而立之年后,我不再那么单纯了,我突然觉得,母亲需要的,或许并不是我能光宗耀祖,而是关怀与爱,是多腾出点时间陪陪她……

这本散文集,主要是从我近年发表、获奖的大量散文作品里面精选出来的,主要包括打工、故乡、亲情等几个方面,至于好坏,留给读者去评说,我不想王婆卖瓜。但我要说的是,它的出版,只是我写作一个段落性总结而不是终结,往后我还会继续努力,写出更有厚度和温度的作品,来回馈广大读者和曾经帮助过我的师友,来报答我的母亲!

刘长虹

2016年8月5日于灯都古镇

作者简介:

刘长虹,1986年生,甘肃西和县人。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小小说学会会员。作品散见《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月刊》《故事会》《喜剧世界》《传记·传奇文学选刊》《人民日报·漫画增刊》《新华每日电讯》《中国电视报》等150多家报刊。曾获第三届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香山文学》2014年度优秀作品奖、第一届草明工业文学奖、“同美杯”全国小小说大赛二等奖等奖项300次。已出版散文集《借你一个故乡》、征文获奖专著《全国征文大赛获奖秘笈》现旅居广东省中山市。

TEXT

编辑:冯丹丹 审核:杜宗皞 监制:张继帅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